当前位置:首页 -> 西亚斯人
海归人士谈“海归”—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BGS系主任吴迪访谈
日期:2005-09-23  编辑:

封面人物——吴迪人物简介:

    吴迪,河南大学英美文学学士,英国格林威治大学(Greenwich University)战略市场硕士,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博士,堪萨斯州州立大学(Fort Hays State University)高级访问学者,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访问学者。
    现任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BGS(Bachelor of General Studies-美国堪萨斯州州立大学基础学科学士本科学位)系系主任;美国Camp Caribou集团(美国缅因州)国际顾问;英国Sainsbury’s Supermarket Ltd公司(英国伦敦)高级市场协理;河南中州皇冠假日宾馆(中国郑州)康乐部经理。

    一段时间以来,归国的留学人员日益增多,他们被人们趣称为“海归”,而那些由于种种原因导致一些人从海外归来后迟迟不能就业,就被大家称为“海待”了,原因各种各样,人才饱和,“海归”自己不能摆正位置,等等,就大家关心的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BGS系主任吴迪,希望给大家一些启示。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是在什么背景,什么条件下去英国留学的?当时留学有什么目的呢?
    吴迪(以下简称“吴”):大学毕业后,我在当地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做部门经理。在工作期间,我接触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的成功人士,听到了许多关于国外的描述。同时在五星级宾馆活动的也有一部分成功的中国人团体,他们包括政府官员、商人、以及海外著名中国品牌总代理,他们大多有海外留学背景,通过和上述人员的交流使我感觉到非常有必要从眼界上和专业知识上进一步扩展。而当时通过两年的工作积累我也拥有了一部分资金,于是我决定出国留学继续学习,选择去英国的原因是因为在本科英美文学学习当中,读到了大量的关于英国文学的东西,像莎士比亚的一些著作,在这些著作中所描述的英国的历史,使我非常想去这个国家。而且英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势的国家,有“日不落帝国”的称号,更是欧洲最具代表的文化发源之一。还有它的绅士、淑女礼仪和骑士风范也一直是我所向往的。当时留学的目的是想通过高层次的学习整合自身的优势,在国际大趋势以及国内小环境的整体形式下,使自己成为复合型的国际商务高级人才。

    记:您所获得的三个学位是完全没有联系的专业,英美文学学士、战略市场硕士及经济学博士,您一定经历了许多常人所未经历的学习上的困难,能具体谈谈您的学习经历吗?
    吴:在国内的时候像许多中国学生一样,感觉从高中文理分科开始以及大学所读的专业使将来的发展以及个人兴趣都形成固定。而出国之后,我却感觉到现在社会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而在一个领域干得出色的人才往往并不是这个专业出身。也使我本人养成了一种多角度、多侧面思考和看待问题。而学习归根结底是一种遇到困难想方设法解决困难得过程,只不过不同专业学习起来难度更大,但同时也使我学会了多角度的思维、多层次地考虑问题。我本人觉得学习的动力应来源于合理地分析自身的优势长处以及缺点,再加上自己的兴趣,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兴趣。因为它可以使常人感觉非常困难的学习过程在你这里变成一种津津有味的探索。对我本人而言,英美文学学士使我在未出国门的时候就了解了国外的历史、文化和语言的丰富,而毕业后在五星级酒店做管理的经历使我发现自己的长处和兴趣是在管理和商务方面,这样就使我做出了选择,去英国读战略市场硕士并被破格录取,最终以专业有史以来的最高成绩提前毕业并被导师推荐到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战略市场按学科分类属于管理类,而管理学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经济学是以社会为研究载体,生活中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归纳为经济学的问题。有了国际多角度的视野以及市场学、管理学方面的铺垫在加上在不同国家的工作经历,使我有足够的准备和兴趣学习经济学博士。

    记:您能谈谈您在留学期间的打工经历吗?您赞成留学生在留学期间用打工的方式解决留学费用的问题吗?您是怎样处理学习与打工之间的冲突的?
    吴:在出国留学期间,我认为打工是学习国外文化一个非常好的手段,不但能更紧密地和当地社会接触,而且可以弥补资金上的不足,但我个人的原因是必须以学业为主,打工为辅。而打工所涉及的领域最好和所学专业相关,形成一种把理论转化为实践,再从实践中验证理论的良好循环。而在非学习期间,例如学业结束和旅游期间可尝试不同的工作,以便了解当地的文化和习俗。在英国留学期间,由于我所读的专业是战略市场,所以我打工就选择了在英国最大的零售业集团做市场方面的工作。而在结束学习后,去欧洲二十多个国家游历期间,以及第一次在美国哈佛大学做完访问学者之后,曾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工作,例如:厨师、售货员、救生员、推销员等等。
    留学期间的打工,让我对所学专业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而其余的打工让我对当地社会习俗与人群文化方面有一个更清楚的了解。关于用打工的方式去解决留学的费用问题,我认为应分清主次,把着眼点放在国外先进的管理以及科技高尖端知识的学习上,以打工为辅,有助于更深刻地了解国外文化以及减轻自己经济上的负担。这就是我觉得留学生和劳务输出的不同之处。


    记:您能谈谈中外教育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异吗?您觉得哪种教育更好一些?或者说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吴:中国现代的教育体制沿袭于前苏联,理论性比较强,操作性略显不足,而英美教育体系更偏重于实践性、技能性,而以理论为辅。没有哪一种教育绝对的好,我觉得应该相互借鉴,相互吸引对方的长处,以弥补自身的不足。这就好像一个问题,中国人比较擅长从哲学的角度来分析;外国人擅长以数理的角度来予以定位。
    对于中国孩子的成长来讲,我觉得应该首先继承本民族历史文化的精髓并学好母语。这样才能更好地吸取国外的教育精华。这也就是所谓的“学贯中西”。

    记:现在社会上对留学越来越重视,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一些“海归”变成了“海待”,您对这一现象有什么看法。
    吴:之所以“海归”变成了“海待”,我认为是因为很多出国学生目的盲目造成的,不能从个人兴趣以及社会趋势给自己予以定位,或者是由于缺乏社会阅历认为自己出去“镀金”后就什么都能干了,心理期望值和自己实际能力悬殊较大。我认为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首先要分析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留学,再分析自身的特点来决定学什么专业,去什么地方学,然后再分析国内对此专业的需求状况。调整好心态,“万丈高楼平地起”任何工作都要从基层做起,只要是真金就一定有发光的机会。而同时不要忘记,那些同龄而没有出国的青年人,也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地奋斗,他们并不一定比留学生差,所以要找到自己的长处,就一定可以以一颗平常的心再加上锲而不舍,将西方的先进理念融合于东方的社会之中,就能找到自己比较满意的工作。

    记:您能给“海待”们一些建议,如何摆脱“海待”的困窘状况。而“海归”要以什么样的心态才能避免自己成为“海待”?
    吴:对于“海归”,我认为出国留学应该是锦上添花,而不是救命稻草更不是改变命运的灵丹妙药。有效才是“硬道理”,成功真正起到的作用是一技之长,甚至不管你在国外学到的是什么、做过了什么。真正能给社会带来价值的是怎样把学到的海外知识变成管理企业的能力和创造财富的资源。“海归”变“海待”有以下几种原因:其一,由于“海待”们对自己的定位不准,不少海归人士眼睛紧盯着大城市,只希望进大企业、有名的科研单位,在优中选优的竞争中败落下来,造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局面;也有的人认为自己是洋文凭,动辄就开口要求高薪,未正式面试就把企业吓走了;其次,留英人员中有相当一批学生从实力到水平都无法与当地毕业生相比,有的学生为了维持在英国昂贵的生活费及学费,必须用相当一段时间去打工,与中国大学本科毕业生相比,学习的时间少了一年以上。这种劣势给留学归国人员的求职带来了一定的阴影。毕业于英国某大学经济系的一位本科生,居然连GDP的概念都说不清楚,动不动就闹经济常识性错误,国内的求职市场如何有他容身之地?
    对于“海归”来说,要实现职场的良性流动与准确对接,要付出的代价包括时间和精力:他们需要重新熟悉中国的发展现状,适应中国的社会现实。从这个角度说,虽然“海待”潮对于学子们来说是痛苦的,但其意义在于,显示出中国人才市场正日趋成熟,也迫使“海归”们给自己一个理性的“估价”。
    留学归来的人往往自视比较高,他们在国外接受了很多新的知识和新的思维方式。这是很多用人单位所看重的。但往往这些“海归”在出国后没有太多的相关工作经验,要求马上做管理人员和高薪要求是不现实的。建议多方寻觅机会,去小企业先积累点在国内企业工作的经验,相信“海归”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鉴于目前海归人员就业的现状,“海归”们其实可以适当地降低门槛,从低往高做起。由于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国际化经验,只要保持一个平常心态,相信他们就会很快得到提升。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对于“海归”们来说,要实现职场的良性流动与准确对接,要付出的代价包括时间和精力:他们需要重新熟悉中国的发展现状,适应中国的社会现实。从这个角度说,虽然“海待”潮对于学子们来说是痛苦的,但其积极意义在于,显示出中国人才市场正日趋成熟,也迫使“海归”们给自己一个理性的“估价”。今天的中国早就今非昔比了,它是藏龙卧虎之地;在哪里读过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能干什么、能干好什么!

    记:您赞成年龄过小的学生出国留学吗?您认为留学的最佳年龄段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吴:我觉得因人而异,而且也都是辩证地看的。早一点出国有助于培养自己的独立性,又能更好地适应当地的语言,但是不足之处是缺乏家人照顾和及时的方向把握,所以适应能力一定要强。我觉得留学的最佳年龄段是本科毕业之后,并有两到三年的工作经历,这样的话有一定的理论知识又有一定的社会阅历,还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对自己的未来会有一个准确的预期。
    
    记:一般家长都比较关心孩子在国外的安全问题。您能根据自己的留学经历谈谈留学生在国外怎样才能做到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吗?
    吴:任何社会都有安全和不安全的地方,我觉得应该最大限度的避免不安全因素,比如:红灯区和夜总会。避免身上携带大量现金。女性在晚间最好结伴而行,作为留学生尤其要注意的是,要尽量避免因文化差异而造成的误解,这要求留学生有非常丰富的文化知识以及相应的语言。这样不卑不亢,尽量少涉及宗教性问题,让自己的精力集中在学习上而不是其他的方面。而且有问题要及时联系当地警察和中国大使馆、领事馆。这样就可以非常安全地进行学习和旅游。
    例如我在英国,尽量避免和当地人探讨关于足球方面的相关问题,因为英国人大多都是球迷而且很多人终生只支持一个球队,在不明情况下很容易触犯对方。和朋友去酒吧或者聚会饮酒不要过量,英国人酗酒比较严重,酒喝多了容易丧失理智。再有外国人歧视中国人的时候,应该保持头脑冷静,避免与其发生正面冲突。

    记:您认为留学生在国外第一个难题是什么?要如何克服自己和其他人的语言的差距?
    吴:其实最主要的难题是心理落差。在国内做任何事情都有朋友和家长的支持和帮助。 而出国之后全靠自己。在这时候留学生应该及时调整好心态,逐步积累自己独立处理问题的经验和能力。
    另外,语言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在语言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差异,这是为什么你感觉即使语言没有障碍,可是和对方说话依然无话可说。这时候就要做到入乡随俗,逐步切入,求同存异。我的经验是,首先找到在当地呆过一段时间的中国学生,向其求教,再加上自己的逐步积累,广交朋友,就会很快的克服这个障碍。

    记:作为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BGS系系主任,您能简单介绍一下BGS系的情况吗?
    吴: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是河南省唯一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可实施授予境外学士学位教育合作项目的高等学府。鉴于河南省和美国堪萨斯州是友好省州,该州政府给我院学生提供优惠,即项目费用两部分组成,中国学生完成美国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30个学分并达到学位要求,可获得美国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Fort Hays)学士学位证书。
    BGS系成立于2003年8月份。BGS为Bachelor of General Studies的缩写,译为基础学科学士学位,以工商管理专业为主,设英语专业方向、信息管理专业方向、国际金融专业方向、国际贸易专业方向。此学位项目为郑州大学与美国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合作办学,学生在修完124学分后可获得由美国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颁发的BGS学士学位,国内认可其学历。我系各专业中均有30学分的核心课程由美方合作大学直接提供包括全英文原版教材、美方教授及面授教师,以全英语全外教教学。毕业学生要求通过TOEFL500或密歇根九级考试,具有良好的英语口语沟通能力,成为现代开放社会所急需的人才。
    记:最后,您能给想出国留学或者在国外留学的学生说点什么吗?
    吴:对于想出国留学的学生,我建议大家首先一定要弄清楚自己想学什么,怎么学,在哪里学,学完之后干什么。而对于国外的留学生,希望大家一定要分清主次,广交朋友,时刻注意国内动态,尽早做自己的职业规划。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