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亚斯人
出彩西亚斯:一位耄耋老人的艺术创新之路——记民族声乐教育家武秀之教授
日期:2017-01-04  编辑:蔡欣岑

   在河南省音乐界,有一位音乐教育家。她毕生致力于民族声乐教学的研究,硕果累累。她从教数十载,高足满中原,培养民族声乐学生数以千计。她的学生们活跃在我国、我省教育、科研和文艺舞台上。尤其在河南省,她的学生在音乐高等教育和文艺单位占据着相当大的比重。她为我国、我省的民族声乐教育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从2002年起,至耄耋之年的老教授开始担任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歌剧音乐剧学院院长。至今仍坚守在教学第一线。

   几十年如一日地为她痴迷的民族声乐教育事业默默耕耘着。2010年2月2日,河南省文联为老教授颁发了河南省从事文艺工作60年荣誉证书和奖杯。

   这位不寻常的老者就是著名声乐教育家武秀之教授。

   武秀之,如果你有幸见到这位饱经风霜的学者,你会被她的气度所打动。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强者的气息、是一种奋斗的精神、是一种不息的执着、是一种永远的前进,让人不由自主地被感染、被熏陶、被同化,愿意跟随她的步伐,接受她的指引。她平静的外表下奔腾着一腔激情与创造的热血,瘦弱的身躯里包裹着一个坚强的灵魂。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为艺术、为学生。而这两者又在同一点上聚焦,这便是“三结合唱法”。

   这样一位纯粹而高尚、堪称楷模的教师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

为了祖国的嘱托,武教授的科学研究之路

   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到2000年之初,武秀之教授忙碌穿梭的身影记录下了一个又一个艰难而饱实的瞬间,她不知疲倦的孜孜以求,不求回报的无私奉献,当《人民日报》、《文汇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音乐周报》、《音乐生活报》、《河南日报》等报刊的报道和赞誉纷至沓来时,这个倔强而孤独的老人依然沉着冷静地呆在她的“试验田”里忍着病痛默默耕耘。这是一份刻在时间和岁月年轮上的辉煌与朴实。

   武秀之,中国著名的民族声乐教育家,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中国民族声乐协会副会长、河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职务。1932年4月出生在河南开封,母亲是小学教师,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能受到正规的学校教育。而后她极好的歌唱天赋被一位意大利牧师发现了,并教给她正宗的意大利发声法。从此她便走上了声乐之路。

   1959年,时任武汉高校声乐教师的武秀之,在武昌洪山宾馆的一次晚会休息间,被毛泽东主席询问到学校的情况。武秀之说:“我们正在讨论您老人家提出的音乐民族化问题”,主席问:“大家怎么说的?”武秀之说:“应该在西洋的基础上民族化”,主席问:“为什么?”武秀之说:“因为我们都是学西洋唱法出身的,应该是西洋基础。但是,在感悟上我觉得应该是在民族的基础上民族化,大家让我唱个民族基础我又唱不出来”,主席说:“你说的对,基础问题是个脚跟问题,立足于民族的基础上,吸取西洋的东西是民族化,如果立足于西洋的基础上,那不是民族化,而是化民族了”。又具体指示,“你是河南人吧,去向常香玉学三年,要老老实实的学,然后再加以改造,这就是民族化”。她想第二天就去河南找常香玉,可是,学校让她把本学期学生的考试工作做完,下学期就不用来了,专心去学。谁知,在紧接着的反右倾运动中,她被卷入,受到了迫害。在一次游街时,她心想:无论如何不要让我妈看见我这个样子。谁知她刚站到那个特别用来批斗人的窄条凳上,就看见自己的妈妈,妈妈也看见了女儿,妈妈身子向后昏倒过去,武秀之一下没站住,身子从凳子上摔下来,下肢瘫痪!从此她便隐姓埋名。

   在哥哥给她安排的郑州一家私人诊所看腿病期间,她与京剧演员孙毓敏、常香玉的大女儿常小玉成了病友。武秀之受尽磨难,与她那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因为一直记得“毛主席交待的任务”,她暗暗地研究探索着。

   1979年在全国第四次文代会上,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赵沨告诉武秀之,周恩来总理生前说过,“现在实践中已经产生了三种唱法,一种是茶花女,一种是白毛女,一种是七仙女,三种可以并存嘛,可以互相学唱嘛,将来也许这三女合作以后会产生一个新的什么女”,周总理这个“三女合一”的神奇构想使武秀之认识到让“三女合作”的道路正是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民族声乐学派的必由之路。同时武秀之还惊奇的发现周总理的话和毛主席1959年讲的声乐民族化的精神一模一样。后来武秀之就把毛主席说的话告诉了常香玉,常香玉倾其所有,把三个女儿,两个孙女都送给武秀之搞实验,当她的女儿提出“学学唱歌,将来唱不成戏了咋办时”,常香玉说:“武老师叫咋唱就咋唱,唱不成戏妈养活你一辈子!”这是多大的决心,多大的艺术勇气啊!

   武秀之通过探索实践,逐渐总结出了一套系统的教学方法。进而在同一个学生身上,实现了三种唱法的有目的性、有针对性的培养。她简单地介绍自己的方法,就是“假声位置真声唱”。她培养的学生的演出作品为当时的世人所惊讶不已。

   武秀之对歌剧民族化的看法是:“外语例如意大利语,只有a、e、i、o、u五个母音,汉语却有十三辙,还有四声,说话咬字清楚都比外文难,何况唱歌?中国歌剧唱法自然必须适宜演唱汉语。”

   她说民族戏曲唱法:“中国戏曲唱法讲究‘字千斤,唱四两’,你看常香玉的吐字高级不高级?中国歌剧,就是要在唱法上吸收戏曲的营养!豫剧男生一张嘴就是high降e,帕瓦罗蒂是世界high e之王,但豫剧的high降e却比他高了小三度。戏曲的确有它很珍贵的唱高音的绝招儿。”

   1997年,应文化部教育司邀请,武秀之及弟子们在中央音乐学院礼堂举行《河南大学艺术学院“三合一”声乐汇报音乐会》,文化界和音乐界的领导、专家权威汇聚一堂。武秀之的每个学生,都能将三种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用同一种发声法唱出,听众们无不动容,都以雷鸣般掌声的方式给与了肯定。音乐文化学者田青先生说:“假如一个人可以这样唱,你可以称他是天才。但有意识地按这种模式去培养,而且种一棵活一棵,就不得不让你佩服这位武秀之!亏她能做到,亏她能坚持下来。”

“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的创举

   声乐艺术是声音的艺术,人的声音是这门艺术的重要载体。如果是没有参与实验课题的学生或教师,对于“三结合”教育教学方法的研究很难进一步拓展和纵深。1982年6月,当跟随武秀之教授进行课题研究的学生们面临毕业的时候,为武先生留下一些苗子和火种的事情就成了当务之急。在时任河大校党委赵文山书记和省委韩劲草书记的大力支持下,张平、侯骏平和周秋雨三位优秀毕业生留校继续进行“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的科研实践。7月,河南大学正式成了“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科学研究小组。

   这里有两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是1984年9月21日。在这天,由武秀之担任主任的“民族声乐研究室”正式成立。从科研小组到科研机构的转变,使得“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的研究插上了腾飞的双翼。而聘请常香玉、吴雁泽长期担任科研顾问的做法,则为这种声乐教育方法增添了技术力量的支持。时隔十年之后的1994年,河南大学艺术学院以这个研究室为前身成立了民族声乐研究所,武秀之教授担任第一任所长。二是1986年2月22日,这一天,经由河南省教育厅批准成立的“民族歌剧”专业在河南大学华丽登场,由此掀起了河南大学戏剧表演专业的帷幕。至此,“假声位置真声唱法”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科学实验田,老师和同学们开始了在这里挥汗如雨的春耕秋种,随后而来的一枚枚硕果,让殷殷期待得到了收获的慰藉。1986年的11月,在河南民族声乐史上是值得隆重书写一笔的。在这个时间里,河南大学获得了我国唯一的民族声乐硕士授予权。这对“假声位置真声唱法”在河南大学乃致全国的民族声乐教育的发展都起到了强有力地推动作用。

   有了研究成果就十分需要一个展示的平台。1992年2月,经由河南省文化厅批准,以“三结合”声乐教育为平台,武秀之教授主持成立了以展示“三结合”声乐教育成果为目的的演出机构——河南大学黄河艺术团。及至1995年8月11日,武秀之教授又在马寨经济开发区与河南省文化厅联合成立了艺术教学科研实习试验基地。马寨时期是武秀之声乐教育研究与实践的厚积薄发时期。从1995年到2002年,师生们在有限甚至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着不屈不挠的奋斗和研究。期间,包括赵沨在内的北京、上海的二十多位专家学者曾经亲临马寨实验基地为师生们讲授课程、指导排练。他们将省外艺术、发展一线的成功经验带到了大家身边,使得师生们眼界更为开阔,观念迅速更新,知识不断增长,见识大为提高,能力也不断发展,同时在掌握了扎实的文化知识和专业理论知识的基础上,先后排练出了一台歌舞节目、七个中外歌剧片段。这些作品获得了中国音乐剧研究会会长邹德华女士的高度认可和高度赞扬。

   1989年到1990年,武秀之一共排演了两部分量十足的歌剧作品——歌剧《第一百个新娘》和改编歌剧《叶子》,她以独特的方式和手法对歌剧艺术进行了新的诠释,使作品的表现臻于完美,获得观众空前的好评和专家同仁们的一致认同。1998年,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音乐剧方面的探索和攻坚之后,由河南省文化厅和民政厅联合批文成立的“河南省武秀之歌剧音乐剧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它的成立标志着以“假声位置真声唱法”为核心的“三结合”声乐教育研究正式展开了。

   武秀之在“假声位置真声唱法”道路上的探索与发现从来未曾停止,她不光要让民族声乐教育吸收西洋唱法和戏曲唱腔的养分,还大胆地将民族声乐的发声技巧和西洋唱法的优点同河南的豫剧完美联姻。1998年7月15日,一部原创豫剧现代戏《走出一线天》让武秀之的“假声位置真声唱法”跻身于豫剧改革的行列,走出了一线曙光照耀的天地。她追新不求奇,创意不失古,传统与现代、古典与浪漫兼而有之。戏仍然是戏,不过是采用了独特的诠释方式,使用更为科学的发声方法,使得豫剧的演唱更加放达,与声乐的技术贴合得更加完美。《走出一线天》获得了2000年由河南省委宣传部颁发的河南省第四届“五个一工程奖”的殊荣。

   1992年开始的音乐剧研究让武秀之找到了“三结合”更为多样化的载体。“三结合”首先涉及的是唱法上的结合,在发展过程中路却越走越宽,她想要进行的是表演、舞蹈、台词等多方面的综合探索。歌剧班招收的学生相当大一部分是艺校和戏校毕业的成熟演员,已经有了不俗的唱、念、做、打功底,加之五年的“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的科学训练,学生在舞台上就具备了歌唱、表演、舞蹈等多方面的才能。他们不仅仅是歌唱演员,同时也是戏剧表演、歌剧表演、音乐剧表演的全能型人才。音乐剧的核心三要素就是歌唱、舞蹈和表演,所以从歌剧向音乐剧的转型,武秀之这步棋走得十分自信、十分华丽。

   1998年11月,音乐剧《中国蝴蝶》噏动着幼嫩的翅膀,几欲起飞,这是为武秀之教授的“三结合”唱法量身定做的一出古装音乐剧,故事根据“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创编。经过为期一年的紧张排练,于1999年11月14日、15日在河南进行了首演。一只美丽的蝴蝶终于张开了理想的翅膀,飞进了艺术的殿堂,飞进了民族声乐艺术的花丛,飞进了广大观众的视野。可以当之无愧的说,这部音乐剧是当时河南的首部音乐剧。省委宣传部曾在2000年发文号召在全省做巡回演出,豫宣通【2000】16号文件明确指出: “……该剧在运用新的艺术形式来表现传统题材方面进行了可贵探索和大胆尝试,她不仅是对民族文化精粹的继承和发扬,而且为民族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其在艺术性、思想性和观赏性上均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现在,《中国蝴蝶》依然翩然翻飞于舞台之上,从2009年起,它已经被作为“高雅艺术进校园”的计划剧目,在省内各高校做巡回演出和交流学习,让无数的大学师生真切地感受到了河南原创音乐剧的魅力,感受到了“三结合”的美妙之处,同时也领略到了“假声位置真声唱法”的精妙之处。

   2010年,身体状况已经欠佳的武秀之教授在78岁高龄之际又全身心扑向音乐剧《月亮狼》那童话般美好的梦幻世界。“夫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武秀之教授以一颗单纯的心,干净而洗练地与音乐剧缘成一家,难舍难分,她那依然光洁的额头上闪烁着圣洁的光芒和童真的快乐。她在排练场上满面红光,精神矍铄,指挥若定,排练场下却一边吃药一边继续研讨。排练初具规模之后,她方才露出一丝不为人觉察的微笑。而就在此之前,她才刚刚做了心脏房颤手术。多年的磨难和辛劳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深深地印迹,除了现在依然会隐隐作痛的双腿,她还患有胃溃疡、慢性肝炎、头痛和腰痛等病症。但武秀之教授是从来不服输、不示弱的,学生上课的时候武先生经常有用一手按着病痛之处,一手弹琴为她们上课的情形。实在痛得厉害时她就把学生从琴房里“赶”出去,自己一个人吃了止痛药,稍好点之后再接着上课。

   在60多年的执教生涯中,武老师不仅在业务上精益求精,成绩卓著,而且努力从真、善、美三个方面塑造自己的道德形象。她深知教师的道德面貌在德育教育中的作用之巨大,是任何教科书、任何道德箴言、任何奖惩制度所不能替代的一种教育力量。正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40多个春秋,武老师从来没有双休日、节假日,每天从早晨6点到晚上9点,她都在给研究生或歌剧班的学生上课。作为一位著名的声乐教授,武老师从不带私人学生,在市场经济社会,这似乎是不正常的,难道武老师不需要“钱”吗?不,恰恰相反,她也曾为了改善办学条件,为了排戏一次又一次向上级领导、向企业老板们求助,她想到的是教学与科研,是民族歌剧事业!

   正是因为武老师以身作则、为人师表的高尚师德风范,她的团队树立了一股浩然正气,形成了刻苦学习专业技巧的优良学风。正是由于武老师无私的奉献精神,她赢得了师生们的极大的尊敬。她是良师,因为她教给学生真正的科学唱法和做人的准则;她也是慈母,因为她的每一个学生都曾得到过她精神和物质上的关怀和帮助。

深入词曲、言情激志

   武老师在教学中特别注意对歌曲内涵的挖掘,引导学生培养高尚的爱国情操,树立远大的理想。正如武老师在教学札记中写的那样:“歌曲发展的历史,就是中国人民浴血奋战、保卫和建设祖国的赞美歌,深入研究并真挚深情地演唱每一首歌曲,都好似上了一堂堂生动感人的爱国主义教育课。那优美而富有哲理的诗句和美妙而感人至深的旋律,不仅能给学生带来身心上的愉悦,更能使心灵得到升华。只要我们引导得法,便能激发起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从而把自己的命运同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投入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洪流中去。就在本文将要截稿时从河南省会郑州传来消息:12月24日至25日,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主办的武秀之“三合一”—“一演三”汇报演出暨研讨会在郑州举行。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赵素萍,副省长张广智出席。

   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专家、学者与教育界代表专家们一致认为,武秀之的“三合一”—“一演三”的教学实践成果赋予了中国歌剧新的生命力,突破唱法和表演艺术技能教育的藩篱,培养了一大批舞台剧表演人才。它基于戏曲,扎根民族声乐,再进行创新创造性的中西融合,这种科研成果值得肯定和推广,同时也彰显了中华民族文化自信!

   如果人生真的是一首歌,那武秀之教授这一生所经历的一切必然能够谱写成一曲质朴动人、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交响诗篇。其间跳跃着幸福的乐章,流动着雄浑的悲壮,激荡着奋进的强音。愿这位沐浴在瑰丽夕阳霞光里的老人平安、健康!(党委工作部、歌剧音乐剧学院 文)


作者: